老師不愿當班主任的背后有哪些無奈?

來源:SOHU  [  作者:我們愛地理   ]  責編:呂秀玲  |  侵權/違法舉報

原標題:老師不愿當班主任的背后有哪些無奈?

據《光明日報》報道,有研究發現,除一部分中小學班主任是由任課教師自愿選擇應聘外,大部分教師是服從學校分配做班主任工作的,如果完全由任課教師自由選擇,有一半以上的任課教師是不愿意當班主任的。一半以上的任課老師不愿意當班主任,如何理解?又該如何提高班主任工作的吸引力?

毛開云:一半教師不愿當班主任敲響教育警鐘---

曾幾何時,班主任有個好聽的稱呼叫“班媽媽”。一聽到“班媽媽”,很多老師充滿自豪和喜悅。然而,一半以上的任課教師不愿意當班主任,這是一記教育警鐘,值得全社會反思。

班主任,確實是拿錢不多管事多。有調查顯示,班主任平均每天用在班主任工作(不包括教學工作)上的時間為4.08個小時。如果按照《勞動法》中勞動者每日工作時間不超過8小時的工時規定,班主任則把超過一半的工作時間用在了班主任工作上。然而,他們得到的班主任津貼卻遠遠沒有達到基本工資的一半,調查發現,初中、小學班主任津貼平均為351元、173.90元,分別占基本工資的15.11%、7.82%,總體水平偏低。這是任課教師不愿當班主任的主要原因。

班主任難當,因為班上無論出現什么事情,首先要找的就是班主任。比如,班上出了安全事故,學校首先會拿班主任是問,科任教師很多會把責任推給班主任,學生有時也會埋怨班主任的工作不到位,社會上也會認為這個班主任無能。其實,班主任真的很冤枉,班主任哪能擔得起那么大的責任,哪能一人包打天下?

要想馬兒跑,就得讓馬兒吃草。很多教師當了班主任后,班主任津貼都不能按時領到——有的學校要對班主任進行考核,按照考核結果發放津貼,不少班主任地津貼都被打了折扣;有的學校一學期發放一次班主任津貼,讓班主任等班主任津貼等得花兒都謝了。按理說,在一個班上,班主任說話是最管用的,班主任是最有尊嚴、最有職業幸福感的,然而現實并非如此,很多班主任并不是學生最喜歡的任課教師,有的班主任還是學生最討厭的任課教師。如此一來,當班主任還有什么想頭?

誠然,當班主任要講究方式方法。但是,哪個班主任不想把班上搞好呢?一半教師不愿當班主任,既是學校的悲哀,也是教師的悲哀。什么時候,教師愿意爭先恐后地當班主任,教育就有希望了!所以,對于當下一半教師不愿當班主任的現實,教育部門必須認真反思、分析原因、采取對策。

韓玉印:不可無視班主任“咬牙受”的事實---

2016年出臺的《國務院關于統籌推進縣域內城鄉義務教育一體化改革發展的若干意見》中提出要健全班主任工作激勵機制,堅持績效工資分配向班主任傾斜。

但從“大部分教師是服從學校分配做班主任工作的,如果完全由任課教師自由選擇,有一半以上的任課教師是不愿意當班主任的。”來看,我們的教師還是識大體,顧大局的,尤其在班主任工作任務重,心理壓力大,物質待遇低的情況下,更體現了教師的責任心,因為“班主任是中小學的重要崗位,從事班主任工作是中小學教師的重要職責”。

雖然目前形勢一片大好,還沒聽說哪個學校的班級因為缺乏班主任,而影響教育教學工作的正常開展,但筆者在此也不得不做一番溫馨提示:不可無視班主任“咬牙受”的事實。

正因為,如果完全由任課教師自由選擇,有一半以上的任課教師是不愿意當班主任的,所以一部分教師雖然服從學校安排擔任了班主任工作,但這種“牛不喝水強按頭”的做法,一定程度上畢竟影響了其擔任班主任工作的積極性。

不要因為“大部分教師是服從學校分配做班主任工作的”,就沾沾自喜,之所以如此,一方面是他們不愿意與學校領導“撕破臉皮”,所以在“咬牙受”;另一方面,他們之所以頂著壓力擔任班主任工作,是因為職稱晉級必須有五年以上的班主任工作經歷,所以他們也在“咬牙受”,目的是“熬過”這幾年。

如果所有任課教師都“咬牙受”一番,可能我們永遠都不會因為班級缺乏班主任而影響教育教學工作,但如果他們大都是本著必須有“五年以上的班主任工作經歷”而“咬牙受”,目的是“熬過”,不僅各學校都變成了“鐵打的班級流水的班主任”,還有何“班主任經驗”可談?如果大家都是“新手”,還有何“勝任”與“不勝任”班主任工作可言?

班主任工作是學校實施教育教學工作的重要工作,為了健全班主任工作激勵機制,不僅不可無視班主任“咬牙受”的事實,應該說正因為不情愿,才沒有了幸福感。尤其必須正視在“大班額”的壓力之下,對班主任工作量增加的事實,不僅要靈活運用“班主任工作量按當地教師標準課時工作量的一半計入教師基本工作量”,更要從班主任津貼上加大刺激力度,如此才能夠將有能力的教師,有班級工作經驗的教師選拔到班主任隊伍中來,如此才能讓班主任發揮出工作的主觀能動性,從而創造性的開展班主任工作。

關育兵:班主任的幸福感去哪兒啦?---

“沒有當班主任的老師,是不幸福的老師!”上師范時,曾有老師這樣教導,孩子們記憶最清晰的,只能是班主任。然而,現實如同調查中的結論一樣,在中小學,是少有教師愿意當班主任的,甚至當班主任成為“硬性攤派”。為何沒有人愿意當“幸福的老師”?原因很簡單,負擔過重,待遇過低。

大多數研究認為,班主任雖然是中小學生成長過程中的重要引路人,但這并不意味著班主任工作職責的無邊界和責任的無限化。然而造成班主任負擔過重的原因,除了本身的工作職責:對學生進行政治教育和思想道德教育;組織和管理班集體,尤其是班級的日常管理;與科任老師、家長和社區溝通,形成教育合力;對學生進行操行評定;關注學生的多方面發展等這些任務之外,還在于其工作職責的無邊界和責任的無限化。

其一,大量的社會攤派,低效甚至無效的工作,占據了班主任工作的時間。許多部門,以關愛學校、關愛教育為旗號,強行向學校攤派各種各樣的工作,這是造成學校、老師,尤其是班主任工作負擔重的重要原因。有一段時間,僅衛生防疫部門,就要求班主任每天兩次對所有孩子進行溫度檢測,并登記在冊;還要求,對于生病的孩子,離校時間,就醫醫院、病情診斷、就醫結果等等進行詳細登記。一次溫度測試,以三分鐘計,一個班以50名孩子計,需要多長時間,可想而知。即便教師偷工減料,單單就登記應付,負擔也不小。而這還僅僅是一個部門,能夠以這樣的方式對教育進行關愛的,顯然還有很多。各部門對學樣關注教育,就應該自己把工作落實到位,這樣當指揮家,最容易讓工作不切實際。

其二,學校的不合理要求。班主任當然要對一個班級負責,但并不等于把一個班級就完全交給了班主任。在許多學校,把班主任當成了班級24小時的保姆,實行“白+黑”“5+2”工作模式,從早自習到晚自習,從早讀午間操到午間休息直到下晚自習,全都打包交給了班主任。沒有明確的分工,沒有更好的協作,讓班主任一手遮“班”,實在不恰當。

其三,科任老師的推責。從理論上來說,班主任應該是協調者,成為科任老師之間、老師和學生之間的協調者,但這種職責,同樣不能無限化。現實卻是,有相當的科任老師,管理不好自己的課堂,課堂上發生的事兒,不認真聽講啦、完不成作業啦,一投腦兒推給班主任。有個別老師,連課堂紀律,都需要班主任去維護,班主任成了“事兒媽”,自然負擔重。

班主任的幸福感去哪兒啦,顯然是被這些因素給吞噬了!可見,要提高班主任的幸福感,既要減負,也要提待遇。

來源:湖南教育

www.vqhnth.tw true http://www.vqhnth.tw/seduzx/362823/277049636.html report 4233 為您提供全方面的老師不愿當班主任的背后有哪些無奈?相關信息,根據用戶需求提供老師不愿當班主任的背后有哪些無奈?最新最全信息,解決用戶的老師不愿當班主任的背后有哪些無奈?需求,原標題:老師不愿當班主任的背后有哪些無奈?據《光明日報》報道,有研究發現,除一部分中小學班主任是由任課教師自愿選擇應聘外,大部分教師是服從學校分配做班主任工作的,如果完全由任課教師自由選擇,有一半以上的任課教師是不愿意當班主任的。一半以上的任課老...
  • 猜你喜歡
  • 24小時熱文
  • 本周熱評
圖文推薦
  • 最新添加
  • 最熱文章
精彩推薦
讀過此文的還讀過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