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再對雙語學校心存幻想,你該知道這些真相!

來源:SOHU  [  作者:外灘教育   ]  責編:呂秀玲  |  侵權/違法舉報

原標題:別再對雙語學校心存幻想,你該知道這些真相!

看點 作為雙語教育方式的一種,雙語學校被諸多家長追捧。然而,雙語學校真的能提供優秀的雙語教學么?外灘教育特約作者,法學博士方也指出:世界各地雙語學校的教學效果,其實并不理想。除了缺乏優秀的雙語教師,也是由于雙語教育對學生素質和語言環境有所要求。因此,家長對孩子的雙語教育要抱有合理的期待。

文丨方也 編丨Travis

我在“外灘教育”發表的《別再想讓孩子達到雙母語了,這就是個偽命題》一文,曾經引起了很大的爭議。

原因在于,大家對母語概念的理解有所不同。在我看來,并不是說對一門語言的掌握達到了聽說讀寫都熟練的程度,就可以稱之為母語。

母語和第二語言的最本質的區別在于,是否認同語言背后所承載的文化和價值觀,母語是一個人的身份和文化根基,每一個人只能有一個母語。

很多海外華人的英文非常出色,甚至在生活和工作中使用英文多于中文,但是,在涉及情感、心理、價值觀等深度思維時,他們使用的仍然是中文,他們的行為模式和生活方式更多體現為中國文化,因為他們的母語是中文。

我所有的文章中所探討的雙語教育,都是基于以上這種母語定義。

雙語學校是眾多雙語教育方式中的一種,目標是將第二語言最大限度地,學到接近母語的程度。

對于那些希望孩子既保留中國文化根基,又擁有國際語言和視野的父母來說,號稱“雙語雙文化”、“全人教育”的雙語學校似乎提供了一種完美的教育模式。

借助中英雙語優勢,孩子們會擁有更豐富的人生選擇機會,可以在全球范圍內學習、就業和生活,從而成為真正的世界公民。

越來越多的父母發現,現實并非如此簡單,雙語學校產生了大量中文和英文都會,但實際上對兩種語言的掌握都不夠深入和熟練,甚至影響學科成績的學生。

這是為什么?是學校的問題?還是孩子的問題?送孩子去雙語學校究竟是否值得?

有人認為是孩子沒有學好,有人認為是國內雙語教育模式還不成熟,有人認為這是雙語學習必須付出的代價……

雖然人們對雙語學校懷著各種疑慮和擔心,但是,面對雙語優勢的巨大誘惑,家長們還是對雙語學校趨之若鶩。

事實上,世界各國的雙語學校的總體效果是不如人意的,只有極少數孩子能夠完全達到雙語教育的目標。如何進行有效的雙語教學實踐,各國仍然處于探索之中。

香港、新加坡和加拿大的雙語學校教育,一直為各國所學習和仿效,但是其實際效果與人們的想象相差甚遠。

這三個國家和地區的各種數據表明,目前的雙語學校教育,雖然突破了傳統的第二語言的教學模式,提高了第二語言的學習效率。

但是,由于雙語學習難度較大,而且雙語教學實踐本身,存在著難以走出的困境和缺陷,雙語學校教育需要強大的家庭教育環境的彌補和支持。所以,雙語學校更適合少數學習能力強而且是來自精英家庭尤其是雙語家庭的孩子。

雙語學校國際實踐:

整體效果和成績黯淡

雙語學校教育的實質是通過采用兩種語言(母語和第二語言)進行課堂教學,從而達到讓學生熟練掌握兩種語言的目的。

成功的雙語學校應當達到如下目標:

  • 首先,不會影響學生的母語水平。
  • 其次,熟練掌握第二語言。
  • 第三,保證學科教學質量。

但是,目前各國雙語學校中的絕大部分學生,都未能同時達到上述三個教學目標,成功的只有極少數學生。

在被華人社會奉為中西雙語教育典范之地的新加坡,其雙語教育卻是名不副實,雖然學生的英語和學術成績表現優秀,但是對絕大部分人來說,母語淪為交際口語。

新加坡學生的英語閱讀亞洲第一,在各類數學和科學的國際測試中也是名列前茅,但這都是建立在犧牲母語的基礎上。

母語缺失已經嚴重影響新加坡整個社會的人文素質培養和文化傳承。2009年,Lee Kuan Yew承認新加坡的雙語教育政策失敗,并宣布要調整該政策,加強母語的學習。

新加坡開國元勛李光耀Lee Kuan Yew

香港一直被視作是,擁有中西合璧的獨特文化基因,應該是最適合雙語學校教育的。

但是,事實卻是香港雙語學校的教育,在中西文化交匯中并未大放異彩,反而逐漸陷入兩難的局面。

香港學生的學科成績表現尚可,但是中文和英文都沒有學好。

香港60%以上的中學生,英文程度達不到小學四年級水平,大約只有20%的中學生能夠接受全英文授課。

香港許多大學畢業生,既不能有效使用英語,也不能有效使用中文進行交流,他們更喜歡使用一種粵語和英語混雜的語言。

加拿大的沉浸式(French Immersion)雙語教育模式實施50年后,社會各界批評不絕于耳,其雙語教育實際效果并不理想。

至少有60%的學生在不同的學習階段退出沉浸式雙語教育;

大部分沉浸式雙語學生的英文、法文乃至學科成績都沒有達到預期目標;高中畢業的雙語學生中只有9%的學生能夠達到雙語熟練的程度;

很多人由于學科受到影響,還影響到大學的申請和學習。

加拿大統計局的數據顯示,全國三千多萬人口中,只有10%的人能夠被稱為真正通曉英法兩種國語,而且這個比例一直處于下降狀態。

雙語學校困境之一:

雙語學校教育的最大難點在于,如何在具體的教學實踐中,平衡語言學習與學科內容學習。

尤其是要用第二語言講課,既要讓學生浸潤到第二語言環境學好語言,又不能傷害學科知識的系統性和準確性,這對老師的語言能力和課程的教學方法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于是,高水平的雙語教師就成了雙語學校教學的關鍵。

首先,雙語老師應當是熟練掌握母語和第二語言的雙語人士,既要用第二語言傳授知識和解答問題,又要在學生因為語言問題導致學習和理解有困難時,用母語及時地予以幫助,同時還得注意母語使用比例不能影響第二語言的學習。

其次,雙語老師必須具有扎實的學科知識和好的教學方法,才能保證學生的學科學習達到應有的水平。

但是,合格的雙語老師在世界各國都是個難題,也是雙語學校面臨的最大困難。

雙語人士同時又必須是很好的學科老師,這樣的復合型人才在哪里都是鳳毛麟角。

而且,那些符合要求的人們也普遍不愿教授這樣的課程,因為用學生的第二語言授課難度實在太大,并且整個世界雙語教育實踐迄今,還沒有開發出理想的教材。

可以說,雙語老師的缺乏,是影響雙語教學效果的重要原因之一。

雙語老師不僅需要在大學學習法語課程,還要學習多門,與將來教授的年級和專業相關的課程,并且相關的各科成績,也需要達到一定標準。大學畢業后,還需要通過一年的學習,才能獲得教師資格證書。

由于獲得雙語老師的資格比較難,加拿大雙語教學師資奇缺。

香港有一半以上的教師英語水平基準測試未能達標,再加上很多學生的英語水平都不行,香港的課堂教學實際上是使用英語和粵語的“混合語”。

“混合語”教學解決了溝通問題,學生可以學到知識,卻使得學生英文輸入大大減少,沒有達到雙語教育的目的。

新加坡的雙語教育其實是英文教育,新加坡政府花費重金,從從國內外聘請英文好的優秀老師,英文師資水平因而得到了極大的提高,但這不是真正意義上的雙語老師。

不能完全解決第二語言環境不足問題

學習外語的最大難點就在于,缺乏社會大環境。

雙語學校通過創設第二語言的課堂環境和學校環境,來最大限度地增加第二語言對學生的輸入,從而能夠讓學生潛移默化地習得第二語言。

從這個意義上說,雙語學校解決了傳統外語教學費時低效的問題,相比傳統的外語教育模式的學生,雙語學校學生的第二語言確實要學得好一些。

但是,大量的研究表明,課堂和學校語言環境對語言學習的優勢還是十分有限的。要熟練掌握一門語言,光靠課堂環境的語言輸入是不夠的。

而且,在狹小的課堂語言環境下,第二語言僅僅用來教學,學生很少有機會來練習使用,也就是進行語言的輸出訓練。

加拿大教育局官員認為,沉浸式雙語學生實際上沉浸的時間還是不夠的。

雖然英文和法語是加拿大的官方語言,但加拿大除了魁北克等法語區外,大部分地區還是以英語為主導,英語的報紙和網絡、電影、電視、游戲、報紙、書籍等遠多于法語的。英語區的人學法語只能在學校中學,在學校之外學習法語的渠道很少。

香港雖是以中文和英語為官方語言,但是,香港人口中接近97%是華人,只有2.2%的人口將英文作為日常用語,粵語是社會中最常用的語言。

由于缺少以英語作溝通媒介的社會大環境,香港雙語學校學生離開學校就很少有機會接觸英語,到學校勉強用英語聽課,教學效果很差。

英文是第一語言,無論工作場合還是學校都使用英文。母語只是維持在日常會話的層次,而且隨著英文教育的推廣,越來越多的家庭也用英文溝通。新加坡的大眾傳播媒體也是以英文為主。

由于政府全力以赴地打造了一個英文的社會大環境,新加坡學生的英文達到了熟練程度,但卻是以放棄母語為代價的。

雙語學校學習難度很大:

雙語學校學生的學習負擔是很重的,和單語學校相同的授課和學習時間,雙語學校的學生要同時學習兩門語言,在充分掌握兩種語言的同時,還要學好其它科目。

對學生來說,無論是學習精力的分配,還是對語言和學科的適應和理解能力,都是極大的挑戰。

特別是用陌生的第二語言進行學科學習,大部分孩子都是無法適應的。

Cummins的語言閾限理論指出:只有當雙語學生的兩門語言達到了一定水平,并且足夠可以用第二語言的概念進行學習的時候,他們的學科水平才會提高,語言水平也會提高。

雙語學校教育強調的,是讓學生盡早沉浸在第二語言中。所以,當學生的第二語言還沒有達到一定水平,就直接過度到語言和認知要求都非常高的學科學習,往往會造成學習和認知的困擾。

  • 一方面,要和陌生的第二語言“搏斗”
  • 另一方面,還要竭盡全力地理解第二語言所介紹的概念和邏輯。

特別是學生在起步學習的時候,更是倍感艱難,很多人因為無法適應而被淘汰。

加拿大的研究發現,那些成功從雙語學校畢業的,大都是那些聰明、學習能力尤其是語言學習能力出類拔萃的孩子。

而且研究統計還發現:由于雙語學習難度較大,大約四分之一的家庭會聘用私教來幫助孩子的雙語學習,學生大都來自富裕的家庭,父母有良好的教育背景或者雙語背景。

不是每個孩子都適合雙語學校,雙語學校教育能否成功,跟孩子的學習能力和家庭教育環境密切相關。

此,香港、新加坡和加拿大,都實施了不同程度和方式的分流政策。

雙語政策實施近10年后的1974年,新加坡小學六年級的會考及格率只有59.3%,只有9%的高中生能通過A-Level。

面對雙語教育帶來的如此慘淡的成果,新加坡政府按照學生的語言和學術能力實施了“小六會考分流”政策,只有10%的精英兒童繼續接受科目較難、師資也好的雙語教育,將來可以繼續大學教育。

大部分能力一般和比較差的學生,逐漸過渡到單語學習,將來主要進入大專、職業學校等。

香港教育署也早在80年代末,就主張允許小部分學生接受全英文授課,提出三七分流”建議,即對三成中學一年級學生以英語為教學語言,七成以漢語為教學語言。

加拿大的很多孩子因為雙語學習困難,在小學階段就主動離開沉浸式雙語教育。而學校也會在小學三年級的時候,勸說那些學習有困難的孩子轉到英文班去。

雙語學校教育盡管難度很大,但還是大大提高了英文學習效率,為英文程度最大限度接近母語提供了可能性。

如果家長們,對雙語學習的困難有充分的認識,對雙語學習的效果有理性的預期,那雙語學校仍然不失為雙語學習的好選擇。

家長們在為孩子選擇雙語學校之前,需要審慎評估下孩子的學習能力,尤其是語言學習能力,以確定是否能適應雙語學習。

孩子進入雙語學校后,家長們也需要額外花費大量的時間、精力乃至財力,對孩子的語言和學科學習進行課外輔導和補習,以彌補學校教學留下的漏洞,避免孩子陷入雙語都不強的困境。

國內家長的雙語焦慮,多源自對英文抱有過高的期望。事實上,雙語學校并非雙語教育的唯一選擇,將英文學到接近母語,也不一定是雙語教育必須實現的目標。

我在下一篇文章會介紹我女兒的雙語學習故事,我對女兒雙語教育的探索至今已有十年,并歷經過國內和國外的不同的階段。

我的感悟是:在學好母語的基礎上,然后根據家庭和孩子的實際情況和未來發展計劃,來不同程度地學習好第二乃至第三語言,就是成功的雙語教育。

5. Is French Immersion the right program for your child?

6. French Immersion needs to be more effective and inclusive.

www.vqhnth.tw true http://www.vqhnth.tw/seduzx/155881/320449805.html report 14179 為您提供全方面的別再對雙語學校心存幻想,你該知道這些真相!相關信息,根據用戶需求提供別再對雙語學校心存幻想,你該知道這些真相!最新最全信息,解決用戶的別再對雙語學校心存幻想,你該知道這些真相!需求,原標題:別再對雙語學校心存幻想,你該知道這些真相!看點作為雙語教育方式的一種,雙語學校被諸多家長追捧。然而,雙語學校真的能提供優秀的雙語教學么?外灘教育特約作者,法學博士方也指出:世界各地雙語學校的教學效果,其實并不理想。除了缺乏優秀的雙語教師,也是由于雙語教育...
  • 猜你喜歡
  • 24小時熱文
  • 本周熱評
圖文推薦
  • 最新添加
  • 最熱文章
精彩推薦
讀過此文的還讀過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是